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学园地 > 业外作品
夕阳下的陪伴
作者:南城县人民法院 吴琦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09 11:21:31 打印 字号: | |
  深秋,正是桔子红了的季节。周末难得天晴,带着丈夫和孩子一同回乡品尝桔香,也看望下大半年没见的祖父祖母老两口。

  祖父年幼时丧父,随母亲改嫁过来。虽说不至受虐待,但总归不像父亲在时那般被爱护。少时,就已经承担了家庭的重担,帮着地主家做活赚钱。好在祖父为人勤恳、厚道,较受主人家待见。18岁时已攒下了一点积蓄。在媒人介绍下,担着谷子到十里以外的祖母家提亲,便与祖母结成了连理。两人结婚很老式,婚前连面都没有见过,更不用说恋爱罗曼蒂克史了。婚后,祖母相夫教子,祖父在外挣钱,过着最寻常的磕碰吵闹的百姓生活。凭着勤劳的双手,祖父挣下了一份还不错的家业。在70年代,村里大多数人还住着泥木房,祖父已经建起了一栋上下两厅十房的砖瓦房,外带一个大院子。那里,曾是我和兄弟姐妹玩伴们的乐园,留下了跳房子,跳皮筋、木头人、捉迷藏……等等美好的印记。都说“隔代亲”,祖父母对孙辈们很是疼爱。记忆中,祖父很聪明,没上过学堂,却认识许多字,还是老共产党员。不是专门的木匠、篾匠,却会打各种桌子、椅子、簸箕、竹篓等,还会用笋衣给我们孙辈们折各种小伞玩。有次去赶集,祖父给每个孙子孙女都买了一个小红皮碗。碗早就不知道去哪了,但那种欣喜的感觉我却不曾忘却。祖母是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。虽然没少被她说,但是有什么好吃的,她也总是藏着舍不得吃,偷偷塞给我们吃。很小的时候我就进城住校读书了,记得每次去上学都哭的撕心裂肺。祖父母总是劝我,有时塞点零钱给我,目送着我走远。

  时光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老两口年愈八十。而我也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。车刚到院子里,他们早已站在门口迎着。这些年,子女们先后都进城谋生,只剩老两口在小村落相依为命。以前,祖父母还经常到隔壁村走动走动,跟一帮老人聊聊家常、听听戏。如今,老人们也先后仙逝。他们的生活更显得寂寞冷清。也许,站在门口往外看已成为他们的日常,期盼儿女们突然归来,哪怕是个熟人来串个门也好。把我们迎进来,祖母就开始张罗做饭了。生火、洗锅、淘米、择菜……年纪大了,一只眼睛看不见,祖母操持起这些家务仍然井井有条。祖父则在一旁打着下手,听着祖母的唠叨。听烦了就走开捣鼓其他的,有时也顶几句。相伴了六十余年,仍然少不了吵吵闹闹。但我常想起,有时进城去儿女家小住,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,祖父总要牵着祖母的手,要不就是一步三回头,生怕祖母丢了。所以这吵闹中也透着甜蜜吧。

  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最幸福的婚姻也许就是等到白头,还有人一起拌嘴。傍晚时分,祖父母站在院子里收红薯粉,祖父扬起手中的铲子作势,以此抗议祖母不停的唠叨,结果两人相视而笑,宛如年轻情侣的打情骂俏。

  那时,夕阳正好洒在两人身上,柔和静美。
责任编辑:办公室